论达赖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

论DL喇嘛非佛教徒及格鲁派教义邪谬的根源
2019年11月7日
(一)
【居士(格鲁派)】您从科学追求真理、从道德(传统文化)追求美德契入佛教的,不代表您就圆融了科学与宗教,本来就是不断展转增上。我是从您目前的言论,推测您只对佛教知识有抽象的信心,跟哲学家们类似,这与讲实证的科学是矛盾的。
很多朋友不接收您的邮件了(拉黑)。我是偶尔提醒一下,不愿您一直陷在里面而已。
现实世界中有您认同的活生生的、真有修行的老师吗?xc若真认同藏系,有他真正佩服的老师吗?欺师灭祖不也是汉系反对的吗?
【贤佳】感谢策励!若能具体指说我辨析言论中的问题则更有帮助。
末法时代,我不奢求今生悟道,但愿念佛修善求生净土,坚固菩提愿,深广菩提行。现世以经为则,以戒为师,正皈依法,“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XC很佩服DL喇嘛,私下尊称DL喇嘛为“法王”,援说为模范,曾亲自带龙泉寺僧众(包括我)学习DL喇嘛的讲法视频并答疑。可参看:
《2005年11月20日在龙泉寺,大和尚对潘H等居士开示——汉地因缘及常师父示寂后的学修要点》
(https://pan.baidu.com/s/1O7TeMvkPePJ-AEr9wN0TBQ 提取码:k0jh,题中“大和尚”是学诚法师,“常师父”是日常法师,文内“法王”是指DL喇嘛)
《2006年4月9日晚学诚带领僧众观看DL〈佛子行〉讲解录像后开示》
http://www.bskk.me/thread-3089081-1-1.html
《学诚与龙泉寺〈广论〉传承大揭秘》
http://www.bskk.me/thread-3073824-1-1.html
您说“欺师灭祖”,意指什么?
【居士】您说的这条组织看录像这些证据,不足以证明您的论点。1)他深知这群人的特点,善巧地利用来增加大家对他的信心;2)这是龙泉初创阶段,需要老同学们,后面尤其是近年来神化自己之后,就不会了;3)私下平常的行为中不会提及;4)即使认同,也代表不了什么,道理很显然。
欺师灭祖是说,对自己的老师善知识有没依教而修,就是亲近善知识教授的应修。如果连个教量、证量不具善知识都没有,何从谈信心?只可能是抽象的信心。祖师大德乃至佛祖都高高在上,若是真在您身边,您一样也会没信心。
【贤佳】您说“他深知这群人的特点,善巧地利用来增加大家对他的信心”,深知这群人什么特点?利用这个何以能增加大家对他的信心?
【居士】若不知就不讨论了。ok。
【贤佳】您先前拷问我说:“须弥山的说法,放在现在的宇宙观里是否正确?”我认为佛教的须弥山的说法放在现在的宇宙观里是“不正确的”,如同爱因斯坦相对论说法放在牛顿时代的宇宙观里是不正确的,而佛教的须弥山说法是如实的,非现代一般凡夫肉眼和目前的科学仪器所能观测。您怎么看呢?
【居士】谈不上拷问。“佛教的须弥山说法是如实的”,何以见得?证据何在?
【贤佳】因为佛教经律普说须弥山,而佛是实语者、谛语者、不诳语者,是为可信的教证。现代凡夫肉眼和科学仪器观测不到须弥山,不足以否定佛的言教。例如现代物理学理论说宇宙的百分之八十多的质量是暗物质,是人眼和科学仪器不能观测到的(所以称为暗物质)。仅因肉眼和科学仪器观测不到就断定不存在,是非科学的武断态度。
瑞典史威登堡的著作《灵界的真相》(https://pan.baidu.com/s/11NUnuJrEGWwljOjTrTfuUw 提取码:kx66)所说世界景像可参考:“人类死亡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精灵界。……简直跟人世没有什么两样嘛!……四周被冰山及岩石壁包围,但却又如此广大!……在这世界上,那些被称为学者或知识份子的人,对于无法以自然界、物质界的法则判断,或是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总是全盘的加以否定排斥。对于有关人类的本质、灵魂及灵界的事物,他们非但不愿教导世人,反而灌输错误的观念,这是精灵们之所以会感到错乱的原因吧!无论如何,精灵们虽然刚开始不免感到惊慌,但经过一段时间,都将逐渐确信自己已化为精灵的生命。……
“(史)表象……那么我刚才看到的各种奇怪的情景,难道都是幻觉吗?(引导灵,简称灵)不,那些不是幻觉。你看到的东西,就灵魂的意义而言,是确实存在的。这是因为你在不知不觉中,希望能够看到那些情景,所以眼睛才会看见。在灵界,若非出于灵魂本身的意志或灵视力,那么所有的事物都无法映入眼帘。(史)可是,刚才的沙漠、山、岩壁为什么会忽隐忽现!(灵)那是因为你的灵视力尚未发达,所以还不够安定。习惯之后就不会有这个问题了,请不要担心。……
“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是飘浮在灵界广大的空间之中,就像这个皮球一样,完全且紧密的被包围着……。如果把皮球比喻为现实世界(自然界),则周围环绕就是灵界。而且,自然界和灵界虽被皮球阻隔,但并非两个不同的世界,其实皮球内部也全部都涵括在灵界之中。因为同一个空间不可能同时有两个世界存在,就物质世界的空间而言,确实是矛盾的。比方说,这里已经有张桌子,如果要在同样的地方再放一张桌子,除非把原来的移开,否则是无法办到的。但是,那只限于物质界,也就是现实世界的常识罢了!如果是非物质的东西,就能够同时存在于同一场所!……在这个我们向来认为只存在着有形物质的世界里,其实还有另外一个肉眼看不见的世界,充满了各式各样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物!灵界和现实世界就像一枚金币的正反两面,是紧密结合无法分离的整体!……灵界和人间只是同一个世界更广大世界里的两个性质不同的部分。是的,灵界和人间合而为一的世界,也就是超宇宙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所以相对的,灵界和人间都只不过是这个超宇宙世界中的一小部分罢了!”
基于现代物理学,和深度催眠、记忆前世小孩的调查等显示前世记忆现象,以及心灵感应的实验现象等,匈牙利的欧文·拉兹洛(国际广义进化论研究小组负责人)提出新的宇宙观也可参考(《全息隐能量场与新宇宙观》https://pan.baidu.com/s/1iNa22JIcJyJKqiQUAMCofg 提取码:p62u)。
【居士】佛法有权说和实说。权说是应当时世人之机,当时的人还不知道地球是球体,还天圆地方,跟他们说地球是球体,他们无法接受。
龙泉和福智出的问题根子都是一样的。您现在矫枉过正,怀疑一切,否定一切了。希望您在有生之年能找到您认同的教证都具足的善知识。
【贤佳】您认为佛经普说的须弥山是随顺古印度人虚妄说法的权说,其实是不如实的吗?那佛就不是实语者、不诳语者了。佛有权说,如佛说人天乘法、小乘法等是权说,而人天乘法、小乘法等都能如实感果,皆非妄语、诳语。佛说的究竟了义为“实说”,不了义为“权说”,都是实语,皆非妄语,妄语属于“非义”。
另外,佛经说观世界如观掌中庵摩罗果,又说阎浮提(地球)悬浮在风轮上,岂是天圆地方?您说“当时的人还不知道地球是球体,还天圆地方,跟他们说地球是球体,他们无法接受”,有何证据?
【居士】“天圆地方”应该是我说的,我们华夏社会这么说,印度当时人的世界观没做研究,须弥山的说法应该是比较应当时的机。
【贤佳】(20191105)比较应当时的机,就一定是虚妄的吗?您现在认为佛经所说须弥山与现代科学的世界观不符合,因此须弥山是虚假的吗?
(20191106)您先前的相关观念是来自DL喇嘛吧?如《DL称佛经宇宙论可被推翻(2011-7-10)》(http://zhunti.shixiu.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959&extra=page%3D2%26filter%3Dtypeid%26typeid%3D113)说:“DL喇嘛前天(十二日)在华盛顿‘神经科学协会’的年会中作开幕演说。他说,古代佛经上的一些宇宙论,如在科学实验证明不实的情况下,应被推翻。……佛教徒与科学家都应有完全开放、不预设立场的态度从事探究的工作。因此在经实验证明的现代宇宙论,应可取代古代佛经上的宇宙论。”
您现在认为DL喇嘛的观点符合真正科学吗?符合佛教信仰吗?能算正信的佛教徒吗?
【居士】我认同“佛教徒与科学家都应有完全开放、不预设立场的态度从事探究的工作”。若是有可能,建议您参加一些南传的止观禅修。
【贤佳】您和DL喇嘛不预设佛是实语者、不诳语者吗?不预设佛戒行清净吗?
DL喇嘛说“古代佛经上的一些宇宙论,如在科学实验证明不实的情况下,应被推翻。……因此在经实验证明的现代宇宙论,应可取代古代佛经上的宇宙论”,这不是预设科学实验证明的才是真理吗?
(20191107)龙树菩萨《大智度论》说:“不见有二种,不可以不见故,便言无。一者,事实有,以因缘覆故不见,譬如人姓族初及雪山斤两、恒河边沙数,有而不可知。二者,实无,无故不见,譬如第二头、第三手,无因缘覆而不见。”(卷第二)
太虚法师《佛法与科学》说:“科学之方法可为佛法之前驱及后施而不能成为佛法之中坚。……以佛法中坚,须我、法二执俱除,始谓之无分别智证入真如,如瞎子忽然眼光迸露,亲见象之全体,一切都豁然开朗,从前种种计度无不消失者然。科学家譬只知改良所藉用之机器,而不能从见之眼上根本改。今根尘、身心等,皆是俱生无明之性,若不谋此根本改良,乃唯对境之是求,执一之是足,将何往而非瞎子撞屋、颠仆难进也哉!”
《展望21世纪——汤因比与池田大作对话录》中汤因比说:“从人的知觉感受到的素材(既知事项)的整个内容中进行随意抽取来客观地研究作为观察对象而选择的领域,科学在这一方面是成功的。但是这要限于如下的情况,即要把‘客观性’这个词的含义确定为:‘人们的意见得到交换时,必然是作为同一的东西反映在所有人的理智中的现象和思考。’但若把‘客观性’定义为‘存在自身的如实的正确反映’,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说:“我自己只求满足于生命永恒的奥秘,满足于觉察现存世界的神奇结构,窥见它的一鳞半爪,并且以诚挚的努力去领悟在自然界中显示出来的那个理性的一部分,倘若真能如此,即使只领悟其极小的一部分,我也就心满意足了。”(《爱因斯坦文集》,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三卷)
爱因斯坦《关于理论物理学基础的考查》又说:“科学是这样一种企图,它要把我们杂乱无章的感觉经验同一种逻辑上贯彻一致的思想体系对应起来。……感觉经验是既定的素材,但是要说明感觉经验的理论却是人造的。它是一个极其艰辛的适应过程的产物:假设性的,永远不会是完全最后定论的,始终要遭到质问和怀疑。”(《爱因斯坦文集》,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一卷)
可见DL喇嘛言教背离真正科学精神,也背离基本佛教信仰,非真正智者,非佛教徒,是吧?
【居士】抱歉,近期太忙了,恕不再回复。
【贤佳】涉及根本知见、信仰邪正问题,您不愿意思辨吗?真的忙得没时间思辨吗?以下辨析供您闲暇时思考,也乐意您闲暇时作讨论。
DL喇嘛这样的偏谬其实源自格鲁派教义。格鲁派祖师“宗大师”认为佛会慈悲随机妄语,即不认为佛是实语者、不诳语者。具体可参看《辩破应成派(格鲁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由此不承许圣教量,而依现量、比量的因明逻辑体系建构修行体系,特别粗率认为《解深密经》《楞伽经》等佛经所讲唯识宗义是佛慈悲随机妄语,根本否定佛经所说阿赖耶识的缘起存在,仅依六识体系看待世间、出世间法,便不能深层会通佛教和现代科学。可参看《物理学走近阿赖耶识》(中国科学院院士朱清时)(https://pan.baidu.com/s/1aOHe41N_Zh-gULHCyjDUdA 提取码:n4oc)。
也由于认为佛会慈悲随机妄语而不承许佛经圣教量,常“善巧”安立逆反佛经明显文义的另外“密意”,但由四皈依而信受“密教”祖师语,特别将男女双修法、诛杀法等“密法”安立于佛教“显教”经戒之上而自许高超无违,特能欺惑自他,其实落于邪谬。可参看《格鲁派存在的问题——回应“汉地弘扬〈菩提道次第广论〉之反思”》(https://mp.weixin.qq.com/s/QFCYMs96PBV5v_9D42du8Q)。
您看是否如此?
【居士】抱歉,年底太忙了。各种教派中走火入魔的都挺多,都以为自己是对的。我曾经在峨眉山中峰寺碰到过,他自己很亢奋,旁人觉得很苦,我帮忙找过非常好的中医大夫协助。走出来挺难的。
愿三宝加被,让法师法体安康,道业有成,不虚度此生。
【贤佳】是的!感谢提示和祝愿!如何确定自己是否走火入魔呢?附佛外道之人如何从附佛外道中醒觉、脱离呢?可能宜应严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广察深思,是吧?
【居士】连一个教证具足的善知识都没有,何以对佛菩萨有绝对的信心呢?不是很矛盾吗?谢谢提醒,阿弥陀佛!
【贤佳】对佛没有绝对信心,对佛经言教没有绝对信心,依何判断某人是教证具足的善知识?何以对此人有信心?这信心是随顺佛经言教的吗?与某lun宫信徒对李洪志有信心有何差别?
依佛经教来说,佛即是教证具足的善知识,经律即是大善知识,一切正见正行者都是善知识,根本应依法不依人,何必定以现世一人或几人为善知识?您陷入了藏密四皈依依师法的死循环中未能出离。
《大宝积经》说:“自为洲渚,自为归处,法为洲渚,法为归处,无别洲渚,无别归处。”(卷五十七)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杂事》说:“于我现在及我灭后,汝等自为洲渚,自为归依,法为洲渚,法为归依,无别洲渚,无别归依。何以故?若我现在及我灭度,若依法者、乐持戒者,于我声闻弟子最为第一。”(卷三十六)
《道行般若经》说:“须菩提问佛:‘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当何以知之?’佛语须菩提:‘佛天中天,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若有说般若波罗蜜者,教人入是经中,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六波罗蜜是菩萨摩诃萨善知识。”(卷七)
《小品般若波罗蜜经》说:“应离恶知识,亲近善知识。善知识者,能说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法。善男子!汝能如是,不久得闻般若波罗蜜,若从经卷闻,若从法师闻。”(卷十)
《大智度论》说:“善知识义,如先说。今略说二相是善知识:一者,教一心向萨婆若;二者,教空、无相、无作、无生、无灭等般若波罗蜜法。若能如是行,不久得般若波罗蜜。如药师为病者说服药法:‘汝能如法服,病则得瘥。’若从经卷闻、从菩萨说闻者,遣萨陀波仑至昙无竭菩萨所,彼中二处有般若:一、宝台上金牒书;二、昙无竭所说。”(卷九十六)
【居士】阿弥陀佛!

(二)
【居士】(中国反邪教)《起底美国邪教NXIVM:发展女星,养性奴,勾结赞助DL》
https://m.weibo.cn/detail/4224680124698104
(摘录)近日,美国邪教NXIVM头目基思·拉尼尔(Keith Raniere)落网,引发境内外媒体关注。有外媒指NXIVM是性爱邪教,有数十名女性供头目淫乐,其中不乏好莱坞女明星。同时外媒还指出,DL曾为邪教NXIVM站台辩解,以获取高达100万到200万美元的捐赠。(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24680125936145)
(评论)DL是台湾日常法师的依止师父,日常法师又是学诚法师的依止师父。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远离邪师。